纽约时代广场广告牌起火

游戏 2019-05-20 456 0

爆炸新闻

当地时间5月18日下午3点多。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一块巨型电子广告牌起火。起火时上面还在播放着广告,现场有许多人围观拍照。相关部门迅速赶到很快将火势扑灭,没有人在这起事故中受伤,目前起火原因尚不明确。


当你可以穿梭时空,世界都将为你改变! 叶枫在百年之前种下一颗种子,现世就多了一颗百年老药。在千年之前埋下一座神藏,现世敌人被坑的找不着北。在万年之前亲了一个姑娘,仙界的神女便等了他万年。

01

  叶枫做了一个十分离奇的梦。

  在梦里,他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天云宗】,见到了许多宗门师长年轻时候的模样。

  更莫名其妙的是,他在一个神秘的声音的指引下跑到了宗门后山,在一棵老树的树洞里种下了一株【灵元草】。

  随后,叶枫醒了。

  他原本以为这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幻梦,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两件很诡异的事情。

  一般来说,人在清醒之后的几分钟时间里就会将之前的梦境忘掉个八九分,只留下一些朦胧的片段,但叶枫竟能够完完整整的将整个梦境清楚的回忆起来。

  而且,极其真实。

  真实到叶枫连一路在后山奔跑时路过的花花草草都有着清晰的画面。

  第二件事,就更加难以解释。

  叶枫起身之后,竟是在自己的双脚脚底板上看到了清楚的泥土痕迹。

  他记得,自己在梦里就是没有穿鞋袜,一路光着脚跑去了后山,虽然他的肉身早已经不会被石子划伤,但一路奔袭的泥尘还是沾满了脚底。

  现在,这些泥尘竟然真的还留在脚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竟然患上了传说中的‘夜游症’,大晚上的跑出去游荡了一圈?

  叶枫看着脚底的泥印,愣了好几秒种,随后摇晃着脑袋苦笑了一下,将这个奇怪的梦境从脑海中甩了出去。

  “看来,最近真的是压力太大了啊!!”

  叶枫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月光如洗,皎洁的月盘距离叶枫刚刚躺下之时不过挪动了丈许。

  “这十几天每天都睡不到一个时辰,也难怪会做这奇怪的梦。”

  叶枫自嘲的笑了一下,顾不得全身上下袭来的困倦与眼中红肿的血丝,直接盘直了身子,继续开始修炼。

  他从旁边一只小布袋子里掏出了一株散发着淡淡绿色灵光的草药,双目之中泛起了浓浓的希望。

  “这是最后一株灵元草了,能不能突破【玄境】,就看你的了!”

  说着,叶枫一口将这株灵草吞下,闭目调息起来。

  唰。

  晶莹的灵草入口即化,顷刻间变成了一股精纯的玄气没入到了他的丹田之内。

  玄气,乃是齐武大陆武者修武超凡的根本。

  夫武者,以武通玄,炼肉体,开玄脉,生灵海,化万法,成就无上神通,乃是每一个武者梦寐以求的巅峰之路。

  此刻,叶枫便是要借用这灵元草中蕴藏的玄气迈出从【体境】到【玄境】的关键一步。

  叶枫的丹田中,早已经是玄气如潮,浩瀚不尽,若是此刻能有武道前辈来观察,一定会为里面储存的海量玄能感到惊讶。

  那简直就像是一片玄气的海洋,远远超越了一个【体境】武者应有的玄气存量,换做常人,如此庞大数量的玄气绝对能够将丹田撑爆几十次,但叶枫的丹田便似一座铁壁铜墙的堡垒一般,死死的将这些海量玄气禁锢在里面,只入不出,无法突破。

  更令人称奇的是,一般武者修炼出的玄气都是乳白色,但叶枫丹田中的玄气却是绽放着无限金光,将整个丹田映照成了一片金色海洋,里面神光大作,隐隐更有雷声浮现,任谁见了这般异像都要啧啧称奇,但偏偏叶枫身体的表面没有任何动静,安稳如常。

  “给我破!”

  叶枫发出一声低喝,努力的想要将这些海量的金色玄能从丹田中引出,流入自己的经脉之中,但尽管丹田中的玄能已经汹涌澎湃到了极致,如滔天洪水般的怒吼拍打着丹田壁与周身经脉之间的那一道薄薄的壁障,但却始终无法突破这最后的一道天堑。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随着【灵元草】最后一丝玄气的消耗殆尽,原本激荡起来的丹田遗憾的再次恢复了平静。

  “还是不行啊……”

  叶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

  “明明已经到了突破玄境的边缘,可惜灵元草却用光了……我说我的丹田兄m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八年了我都喂不饱你吗?”

  叶枫的苦笑终究化成了一句自嘲的叹息。

  是的,八年了。

  八年的苦修,数百颗的灵元草,远远超过了普通体境武者极限的海量玄能,这一切都没有能够帮助叶枫突破玄境的门槛。

  没有人知道叶枫这八年来是如何艰难的度过,在以武论英雄的天云宗,他要承载怎样的奚落与嘲笑,才能一步步的坚持到今天。


  曾经与他一同进入宗门的弟子一个个都已经振翅高飞的时候,他就好像一条在地上艰难蠕动的蚯蚓,用尽了一切办法,却只能无奈的仰望天空。

  八年,足以让当年的光彩夺目的天才弟子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平凡杂役,更是让叶枫那曾经锋芒毕露的性子被磨成了一片沉寂淡然。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叶枫早已经习以为常,唯有那心中永不熄灭的执着火焰支撑着他努力,努力,再努力,但尽管如此……命运似乎终于还是给了他一个绝望的结局。

  因为,三天之后,天云宗的内门弟子考核将是叶枫的最后的机会。

  已经年满16岁的他,若是还无法突破玄道,将会被无情的逐出宗门,终生与大道无缘。

  ……

  日色初升,朝霞如火,点燃了天云山脉那蓬勃的生机。

  一夜无眠的叶枫离开了自己的宿舍,来到了自己白天需要工作的【药庐】之中。

  按天云宗的传统,新入门的弟子有三年的【潜修期】用来淬炼肉身,突破玄道,一旦三年期满还没有突破的弟子便被宗门视为‘天赋平平’,便需要承担各项杂役工作来为宗门做出贡献。

  叶枫便是已经沦为了这样的‘杂役弟子’,一干就是五年。

  每年到了内门考核开始之前的时候,像药庐这样的地方就会充满一片惨淡愁云,每一届即将被清退的杂役弟子们都会在药田上哀叹命运的不公,或是讨论离开天云宗后自己的出路。

  这五年,叶枫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可是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他的心情却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轻松。

  “叶哥,你来啦!”

  一走到药田旁,叶枫便听到了一声声的呼唤。

  他在这里呆了五年,期间对后来的杂役弟子们多有照顾,也算的是大伙的‘前辈’,颇有些威望与人缘。

  叶枫轻轻的笑了一下,隐去了眼中的阴霾,如往常一般给大伙安排了一下工作,便来到了自己负责的药田区域开始每日的种植事宜。

  不过今天显然大伙都没什么心思干活,许多人便是蹲在药田里唠叨起来:

  “妈蛋啊!老子辛辛苦苦练了四年,到最后还是没法突破玄道,他娘的在这儿种了一年的草,老天爷简直瞎了眼了!”

  有人愤愤不平,有人却是自己身在烂泥里,看着同病相怜的人找着安慰:

  “嘿嘿,你这就算瞎了眼么?有的人可是已经在这儿熬了四五年喽,不照样得跟咱们一起滚蛋。”

  “张小五,你放什么屁呢!”这话一出,旁边顿时有一名脸色黝黑的弟子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呃……不是,李翔,我不是说叶哥!”那人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以叶哥的身手,就算不在这天云宗里,出去也能活的逍遥……”

  “闭上你的臭嘴!”那李翔冷冷一哼,过来蹲在了叶枫身旁。

  他比叶枫晚一年来药园,也当了四年杂役,说起来算是叶枫在这药庐之中难得真心相交的朋友。

  “叶哥,你别听小五瞎逼逼。”

  “那家伙天生管不住嘴,呵呵,没事儿!”叶枫在给脚下的灵药除草,看着李翔淡淡一笑,但不知怎的,今天的嘴角分外沉重,想翘都翘不起来。

  “嘿,叶哥,不过小五有一点说的很对,以你的本事就算出了天云宗也不愁生计,我家在城里有一间镖局,不如你跟我回去,我保你做个镖头,绝对吃香的喝辣的!!”

  李翔的家族在天云山下的【凤翔郡城】里有些小名气,乃是方圆百里之内数得着的大镖局,原本李翔以为自己这是在帮叶枫,却不知这些话到了叶枫的心里却如同针扎一般难受。

  自己努力了八年,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当个镖头?

  那他么的才是一个天大的悲剧。

  而就在这时,突然,药田外面响起了一阵骚乱,一声惊呼传了过来。

  “啊~~你,你们怎么打人!!”

  出什么事儿了?

  叶枫与李翔都是一愣,纷纷奔向了声音的源头。

  药庐门前的空地上,三名穿着外门弟子服饰的少年正围着地上一名杂役弟子,其中两人站在前面,目光凶狠,后面背手立着一人,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披着一头黑色长发,虽然年纪轻轻,但脸上却写满了一种不可一世的傲然神色,仿佛皇子一般俯视着地上的那名杂役弟子。

  “打你又如何?”前面两人中左手的一名高大少年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这位可是纪繁尘纪少,这次新人大比的冠军,我们来取大比奖励的灵药,你小子竟然告诉我没有?”

  “哼!”另一人更是冷面如霜:“你最好麻溜的给纪少把药取来,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做人!”

  那,那是纪繁尘啊!

  叶枫耳旁顿时响起了一阵低呼。

  纪繁尘,这个名字在最近两年的天云宗外门弟子中可谓如雷贯耳。

  入宗短短一年,便修炼至【体境】大成,不到两年的时间直破玄道,以区区十四岁的年纪超越了一众年长弟子,在前几天举行的外门弟子大比中一举夺魁,成了本届最光彩夺目的至强新人,风光无限!

  不过,叶枫旁边的李翔却是低低的啐了一口:

  “呸!什么最强新人,不过是仗着家里是凤翔豪门,用灵丹宝药堆起来的空壳子罢了!”

  叶枫也是远远的打量着远处那个傲气逼人的少年,虽然对方身上已经散发出了强大的玄道气息,但那份风采气度,比起自己这几年来见过的一些真正天骄的确是逊色许多。

  “不错。”叶枫回应着李翔的话:“这人空有一身修为,但风采比起当年的李华宇、云芊芊等人还是差了不少。”

  嗯?

  叶枫与李翔这话声音不大,却是让不远处那位冷面少年耳廓一动,冷酷的目光向二人扫了过来。



02

      “叶哥……他们来取药,结果库存没有就动手打人……啊!!”

  那地上的杂役原本正在向叶枫说明,冷不防旁边飞来一只脚掌,竟是被纪繁尘一脚直直的踢飞了十几米,狠狠的砸到了旁边的墙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纪繁尘,你!

  大伙根本想不到这位新人弟子竟是跋扈至此,在场的人虽然是杂役,但从年纪上来说都算是他的师兄,可这人竟是一言不合就下如此重手!

  更让所有人噤声的是,在一脚逞凶之后,那纪繁尘竟是背着双手一步步的走向了叶枫等人,可怕的脚步声像重重的鼓点一般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哗啦啦。

  一群人连忙向后退去,像一堆被狂风吹弯了的稻草,只剩下叶枫与李翔还敢站在原地,迎着这位嚣张的煞星。

  纪繁尘走了过来,距离叶枫还有三米站定。

  他看着叶枫,就像君王看着地上匍匐的乞丐,高傲,冷酷,不容许有半点侵犯。

  “方才你说什么?”

  纪繁尘淡淡开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而不等叶枫回答他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李华宇师兄是我天云宗的青杰天骄,也是我必将要超越的目标,只是……”

  话说到这儿,纪繁尘的眸光猛地一寒,一股毫无征兆的煞气便猛地释放出来直冲叶枫:“不论是我还是李华宇,岂是你一个卑贱的杂役可以随便评论的?”

  唰。

  话音未落,纪繁尘直接挥出了一记狠辣迅捷的耳光,直扇叶枫的面庞。

  “叶哥,小心!!”

  李翔站在叶枫旁边瞬间感到了这一巴掌上的凛冽气势,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可是,下一秒,一只拳头却直直的迎上了那狠辣的巴掌。

  嘭。

  一声闷响。

  叶枫踉跄的向后退去,硬生生的挡下了纪繁尘羞辱的手掌。

  挡下了?

  李翔等人都是一愣。

  他们一直以为叶枫的实力与他们这些人都在伯仲之间,可是方才纪繁尘那可怕的一掌换做李翔绝对会被无情打飞,但叶枫却硬生生挡了下来。

  叶哥的实力,绝对超过一般的【体境】武者。

  “哦?”纪繁尘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有些吃惊:“你竟能接我一掌?”

  叶枫,缓缓站直了身子,右拳隐隐有些颤抖,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面没有半点畏缩。

  八年的隐忍磨砺,或许可以让叶枫隐去了当年锐利的锋芒,但他与生俱来的一身傲骨,却不会为任何人弯折。

  他看着纪繁尘那冷酷霸道的眼神,却是傲然一笑道:

  “我方才只是猜测罢了,但你这一掌却是真的很普通……八年前的李华宇,比现在的你强了不止一倍!”

  “放肆,你还敢说!”纪繁尘的瞳孔猛地一缩,像被刺痛了的野兽一般,脸上浮现了一抹狰狞:“你觉得我这一掌一般是么,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玄境力量。”

  “这里是天云宗的药庐,容不得你如此放肆!”

  “我便要放肆,你奈我何!给我跪下!”

  纪繁尘的嚣张来自十几年的狂放自傲,在凤翔郡城便是无人敢惹,在天云宗的外门自以为无敌的他哪里会将一个杂役放在眼中。

  叶枫就是蝼蚁,抬脚可以踩死。

  一声长啸,纪繁尘终究催动了玄境真正的力量。

  只见他的手掌上凝出了淡淡的白色灵光,一股完全超越了肉身蛮力的玄妙能量将他的身形化成了一阵肉眼难辨疾风,单手一挥,便是带起了阵阵风鸣,以压倒性的力量抽向了叶枫的脸庞。

  可恶!

  玄气!!

  叶枫太熟悉这股他梦寐以求的强大力量。

  他抬起胳膊想要阻拦,奈何他炼体再强与玄境之间也有难以逾越的鸿沟,他的胳膊迎上纪繁尘的手掌,竟是硬生生的被砸到了脸上,随后整个人被抽得倒飞起来,好似一个破布沙袋一般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叶哥!”旁边李翔双眼通红的要冲过来。

  “聒噪!”纪繁尘随手挥出一掌,便将李翔同样打飞。

  面对玄境,体境武者当真如蝼蚁一般,任人揉捏。

  叶枫一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方才停了下来,他的左臂整个失去了知觉,半张脸也随之肿了起来,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纪繁尘那残酷的身影便来到了他的面前,一只脚掌无情的踩在了他的脸上:

  “来,告诉我……我现在比起那李华宇如何?”

  “差……差得远!”叶枫咬碎了牙,从喉咙里面崩出不屈的字眼。

  “嗯?还嘴硬?”纪繁尘狞笑,脚上更加使力,几乎要将叶枫的颧骨踩碎:“你再说一句,我便让你今生都开不了口!”

  “叶哥,够了,你认输吧!!”

  “你输给纪少,不丢人啊!”

  旁边,一众杂役弟子忍不住的出声相劝,实在不忍看到叶枫受此屈辱。

  但叶枫死死的握着拳头,双目几乎瞪出了眼眶,满腔的怒火在体内激荡,宁死也不会低头。

  “我去你大爷……”

  哼!!

  就在纪繁尘双目寒光一爆,即将用力的时候,旁边终于响起了一声冷喝:

  “住手!!”

  教习来了,终于来了!

  一众杂役弟子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连忙向那位教习大人奔了过去,解释这里的一切要救叶枫。

  纪繁尘扭头扫了一眼,似乎根本没将这位普通的教习放在眼中,但事已至此,他却不能再下重手。

  “算你走运了,垃圾……”他的鞋底用力在叶枫脸上撵了撵,转身离去,再也不看叶枫一眼。

  “记住,这个天云宗,不属于你这样的废物,趁早滚出这里吧!”

  纪繁尘背手挺胸的走向了那位教习,似乎云淡风轻的说了几句,便让一群杂役弟子们没了声音。

  而那位教习在远远的看了叶枫一眼之后,竟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招呼所有人尽快离去,当做没事发生一般。

  而躺在地上的叶枫,贴着冰凉的地面,满脸淤泥,心如寒霜!

  ……

  一个时辰之后。

  叶枫独自走在天云宗的后山。

  他的半张脸还高高肿着,火辣辣的痛,但比起脸上的疼痛,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方才那般的屈辱。

  他被纪繁尘无情的打败了,面对玄道强者,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甚至,那纪繁尘在动手打了人之后,最后只是简单的挨了几句斥责就息事宁人,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一个是即将被清退的杂役弟子,一个是冉冉升起的新人之星,是谁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叶枫当然愤怒。

  曾经的他,也是那般的光芒耀眼,便是如李华宇这样的天云青年第一人也在炼体速度上逊色自己,但现在竟然被一个靠药物堆起来的公子哥欺压。

  这种悲愤,足以使人发狂。

  不过,叶枫终究是叶枫。

  他不允许自己沉浸在这种愤怒的情绪之中,八年了,这早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被人欺压,若是就此怨天尤人,他怕是早已经跳山死了千百回。

  现在的他,连愤怒憋屈的时间都根本没有啊。

  他来后山,一方面是要发泄心中的郁闷,更是要寻找最后的可能去突破玄境的关卡。

  灵元草。

  叶枫之前便是靠着在后山搜寻一颗颗野生的灵元草获得了大量额外的玄气,而这是他作为一个外门弟子如今唯一的希望。

  再有五颗……

  不,哪怕三颗也行!

  只要有三颗灵元草的玄气,自己一定能够突破玄境!

  他暗暗的咬着牙,一直向荒无人烟的山林中奔袭,因为后山外围的草药早已经被他采光,叶枫只有奔向望云峰的从未被人踏足过的深处,才有一点点机会。

  但老天爷似乎诚心要捉弄他一般,任凭他折腾到了后半夜连一根灵元草的叶子都没有找到。

  “我的天老爷啊,您这可真的是要玩死我呢……”

  在足足三个时辰之后,叶枫靠着一片山壁,满脸苦笑着坐了下来。

  人最痛苦的事情并不是面对失败,而是自己明明比别人付出了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之后却还是换来竹篮打水,一场虚空。

  那种痛苦,那种绝望,无法用言语形容!

  叶枫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捏着,咯吱的向外淌着心痛的血水……

  还有一日,便是内门考核的日子,自己当真是走投无路了吗?

  叶枫闭上了眼睛,饶是他再如何坚强,此刻也不免憋屈的想要仰天长啸,而就在他压抑的站起身子,举起双手,抬头向天张开大嘴还没吼出声的时候……

  突然,头顶上的一颗巨大的歪脖子树映入了他的眼帘。

  咦?

  这树……好生眼熟啊!

  叶枫左右扭头,环视四周,竟是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这里……我好像什么时候来过?

  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吹过,头顶的树叶纷纷落下,好像命运之主恩赐下的甘霖,有一片正好落在了叶枫的头上。

  对了,是在昨晚上的梦里!

  叶枫清楚的记得昨晚上的那个怪梦,自己一路在那个神秘声音的引导下走入了后山,便是来到了这片山壁之前,只是梦境中的这颗歪脖子树……好像仅仅是一颗树苗,完全不似现在这般枝繁叶茂。

  他缓缓的将那片树叶捻下,心中一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无比的荒谬,但却那么的诱人。



03

       那个梦……不会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刷的一下。

  叶枫猛地抬起头看向了远处。

  数十米外,长着一颗几十米高的巨大榕树,树干足足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起来,远远望去好似一个巨人般的伫立在夜色之中。

  “就是那颗老树!我记得梦里我就将那颗【灵元草】种在了它下面的一个树洞之中,还用泥土封住了洞口。”

  等一下!

  叶枫突然愣住了。

  因为当他仔细看了一眼那颗老树之后,他惊讶的发现,梦中那颗郁郁葱葱的大榕树竟然已经枯萎死去,只剩下了干瘪的枝干立在地上。

  叶枫不自觉的向那枯树走了过去,脑海中却是浮现了一段自己从药庐中学来的知识:棋牌官网

联系方式

客服QQ:
客服电话:

如果您还不明白,欢迎关注右侧二维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2827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28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