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Hurt:失败边缘的力挽狂澜

社会 2019-05-09 3 0

2019年KPL秋季赛季后赛即将开打。老将Hurt带着上赛季无缘季后赛的QGhappy又回来了,在败者组第二轮等待自己的对手。这赛季的常规赛,对于Hurt和QGhappy来说,却一点也不轻松。



棋牌游戏.电竞游戏


这局比赛开始前,平时喜欢眯起眼睛笑的Hurt消失了。


对战席上,Hurt横眉冷目,环抱双臂,死死盯着被架起的手机,嘴巴无意识地张一张,然后紧抿起来。他面前的屏幕通往他当前最大的“敌人”。这是4月18日,时钟已经跳到23点40分,上海静安体育中心依旧灯火通明。


KPL常规赛第七轮,Hurt所在的QGhappy正在与BA黑凤梨进行比赛。比赛开始,QGhappy很快连下两城,粉丝一片欢腾。这是QGhappy的第200局胜利,辅助Ian也拿下了自己KPL生涯的第100局胜利。Hurt习惯性地拿起水瓶喝了几口水,摘下耳机用手随意理了下自己的头发,神情轻松而自然。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曝光的队内语音中,身为队长也是射手的Hurt显得有些惜字如金。作为队伍最锋利的武器,他只需要等待一个时机,当具备足够的输出环境之后,他就会精准地刺痛敌人。


但接下来的比赛,局势忽然失控了。在BA的应援团“让二追三”的呼喊声下,BA的队员强势地连扳两局。“追三”的剧本走完了三分之二,于是粉丝们更大声地助威,仿佛可以为胜利的天平倾向BA增加砝码。


这些声音包围着Hurt,他像变了一个人。


4分16秒,QGhappy试图反掉敌方的蓝buff,却被通过大乔大招传送来的援军反打一波,送掉第一滴血。控野,推线,拿掉一路的外塔,敌方慢慢扩大自己的优势。大数据一度预测QGhappy的胜率只有不到23%。


对于QGhappy,差一步拿下的这场比赛,骤然变得无比艰难。


两年多以前,Hurt在KPL赛场上第一次亮相的时候,还留着极短的卡尺头,一笑起来,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缝。他所在的MU以当年WGC精英赛亚军、TGA大奖赛季军和冠军杯殿军的成绩进入KPL联盟——无冠,这支MU与其他顶着冠军光环进入到联赛的队伍相比,算不上出色。无缘季后赛,似乎不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结局。


但这不是Hurt想要的。


3


那个漫长的休赛期里, Hurt的头发长长了。不知是不是一直在埋头苦练,那个“假期”,他成为了《王者荣耀》国服第一位达到100星的荣耀王者。


这是怎样的凌寒登高?可能要花一小时才能匹配到一局,而比等待更难的还是要逆着版本取胜。在射手趋于弱势的版本里,Hurt不停听着马可波罗在讲“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台词,将这个英雄打到恐怖的85%胜率。他不再留卡尺头,却将职业选手水平的标尺推到了新的高度。笑起来眯成缝的眼睛里,藏着平日里见不到的杀气。


2017年,QGhappy成就了队伍的三冠伟业。之后的一年,Hurt的老队友久哲带队的Hero久竞杀入KPL,迅速以黑马的姿态强势崛起,包揽了当年的联赛冠军。在竞争激烈的东部赛区,QGhappy竟连续输给Hero,无缘秋季季后赛,Hurt又遭遇了严冬。


冬季冠军杯决赛,两支队伍正面交锋。天王山局,久哲ban掉了大量射手英雄希望克制Hurt,没想到时隔792天,Hurt再次拿出了刺客韩信。从刺客打野转型到射手打野,到两者皆可carry,Hurt的多面为QGhappy带来的是稳定的加持。尽管QGhappy最终棋差一招,但Hurt依然留下了用韩信单杀吕布的惊艳操作。


在失败的悬崖边,Hurt从不甘于纵然跃下。


比赛进行到7分15秒,BA在击杀了走位激进的Hurt之后直接攻上了QGhappy的高地,中路高地塔只剩半血。QGhappy被推上了悬崖。巨大劣势之下,拿下这场比赛,于QGhappy几乎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像是按下了一个无形的按钮。对战席上,Hurt雕塑般地正襟危坐,目中杀气焦灼在手中的方寸之间,只有手指和大脑,在进行最激烈的战斗。王者峡谷内,Hurt化作已经怒意满盈的杀手,埋伏在草丛中。他仍然不断地、一点点地觅得机会。


从第一次接触职业起,加入KPL的第一天起,在足够用来努力却又转瞬即逝的三年中,Hurt从没有放弃追寻。只要有通向胜利的哪怕一丝曙光,他就会像被触到逆鳞般地奋力一搏。


1


2017年秋季的某场比赛中,WeFun五人盘踞在QGhappy的高地之下,而队友已经全部阵亡,只剩Hurt只身守卫着自己的水晶。但Hurt看准了敌方张飞急于上高顶塔推线的时机,扫射收掉两人;又利用复活甲生效的时间迅速换了可以抵挡致命一击的装备名刀,并通过走位再次秒掉两人。剩余的一位敌方射手早已没了士气退下高地。


Hurt的孙尚香架着大炮,轰塌了WF的信心,轰出了自己的气势,轰得了那场翻盘和当天比赛的胜利。


一如此时此刻,Hurt的输出开始让敌人忌惮,没有人想当他的公孙离的伞下亡魂。KPL的首位千杀先生,在边路射手、刺客打野的形态上切换自如,哪怕是绝境,哪怕不可为,Hurt在尽全力而为之,无声地改变着比赛的走势。


QGhappy落后的经济从五千到一万,高地上的防御塔只剩下一座,大数据预测的胜率却悄然涨了5%。


“也许我可能会输,但是我们五个人,要换也要换走你们几个人。”征战KPL近三年,Hurt屡遭绝境,却无一退却,“我不想怂在家里输。”


比赛第29分钟,带着一万五的经济劣势,Hurt带着凌空而起的求胜欲,发起了最后一波进攻。在下路,QGhappy抓到了出来收线的BA的下路和辅助,Hurt的公孙离收获双杀,一行人顺着兵线终于踏上了BA的高地。


BA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波猛烈的进攻,分散的阵型使得防守显得犹豫起来。反观QGhappy,他们的战术则坚定而清晰,其他人负责拖住防守队员,为Hurt拉扯空间。Hurt的公孙离则坚定地刺向敌方水晶。


终于,比赛画面的视角骤然拉高,BA所在的红色方的水晶化作一片虚无。坚持到了最后,带着队伍拿到了一度近在咫尺又一度远在天涯的胜利,Hurt肆意嘶吼了一声,跳跃的指尖攥成拳,带着被触怒而激发的力量锤到桌上,然后一把摘下耳机,和身边的队友紧紧拥抱在一起。


2

那个时候,笑容回到了Hurt脸上,他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


上赛季无缘季后赛,这个赛季,Hurt带着QGhappy又回来了。2019年KPL春季赛季后赛即将拉开帷幕,在败者组第二轮,在没有犯错机会的悬崖边,Hurt翘首,等待着下一个对手,和下一次力挽狂澜


他对自己说:“希望下一个冠军舞台能再见到你。”


联系方式

客服QQ:
客服电话:

如果您还不明白,欢迎关注右侧二维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4046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40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