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百年,台湾五学者联署发布「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

教育 2019-05-04 7 0

来源:海峡两岸心学研究院

申明:本公号经授权转载,特此致谢!

总结五四,再创未来: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 继续教育


作者(依姓名笔画排序)

王智弘(国立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谘商学系教授)

夏允中(国立高雄师范大学谘商心理与复健谘商研究所教授)

张兰石(闽南师范大学心理系副教授)

陈复(国立宜兰大学博雅学部副教授)

黄光国(国立台湾大学心理系名誉教授)

本周六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纪念日。犹记得发生在民国8年(1919)那场慷慨激昂的五四运动,不只是个由青年主导,反对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任由列强在巴黎和会中,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不惜号召广大公民参与示威,提出「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口号,更是整个中国知识界全面批判华夏传统文化,强烈主张「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探索中国富强的新文化运动,从而对整体华人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当时学术普遍盛行并汇流着三种意识形态:社会达尔文主义(Social Darwinism)、科学主义(scientism)与反传统主义(anti-traditionalism),因此由胡适与陈独秀主张「全盘西化」,标志着中国知识分子彻底颠覆中华本位主义,否认自身文化价值,崇尚西洋文化与其各种政治制度,发展出欧美中心主义的认同,后来在政治层面,不论国民党或共产党,都是沿着这个脉络各自发展出不同的政治路线,学术更呈现自我殖民的现象,唯欧美理论是从,开启自身文化「花果凋零」的岁月。

 

这其间,由胡适、傅斯年与殷海光在台湾深耕于自由主义,继续严厉检视与抨击中华文化的各种弊端,唯独新儒家知识分子,如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与张君劢诸君子,面对中国遭遇空前的大变局,除只身流亡海外,更不忍中华文化衰败至此,怀着浓厚的忧患意识,对中华文化与其政治展开深具主体性的反思,共同在民国47年(1958)具名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除对比中西哲学的异同,更指出中华文化的特性,倡导「心性之学」对中华文化在伦理与宗教的意义,从中探索如何从中华文化开出民主与科学,并与世界文化互相学习与融通,实可谓空谷跫音,对中华学术主体性深具厚实的意义。相较于后来大陆爆发文化大革命,台湾尚能展开「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或可视作国民政府对此议题的深刻反思与觉醒。然而,时隔六十年后,有鉴于五四运动产生的影响,依旧深刻影响着全体华人,学术尚未摆脱自我殖民的现象,我们特提出「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希望能替中华学术主体性提供一条新的路径。 

联署者(由左至右):陈复教授、黄光国教授、夏允中教授、张兰石教授 图 | 来源于陈复教授脸书

首先,我们深刻体认到,当学术不能与日常生活结合,直接解答我们社会共同关注的重大议题,这样的学术就不再有活泼的生命,只能在象牙塔内自我娱乐。有鉴于国内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长期与华人社会脱节,更常硬搬欧美社会的理论来解释现象,不能回应人心的真实需要,尤其文史哲这些传统学术都只限缩在自身狭窄领域内从事相关研究,却无关整体社会科学的宏旨,导致高等教育即使在大陆日渐蓬勃发展,其学术成果都很难指向生活经验并获得印证,在台湾则早已离开发展高峰期,现在开始饱尝苦果,使得高等教育日渐萎缩,学术的价值与尊严日渐低落。中华学术古来本具有「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特质,面向各种社会领域都能提供观念的指引,眼下则其流风余韵可谓消失殆尽,如深究问题的症结到底是什么呢?核心问题在于我们无法真正完成学术现代化,让文史哲传统学术领域具有社会科学的视野,架构出能诠释自身文化的理论,来面向社会展开相应的诠释,使得研究与社会脱节,变成无关宏旨的饾饤与考据。

 

国家的不振,正来自学术的不彰,其间尤其当人文学无法开拓思考格局,与社会科学相互滋养壮大,共同发展出含摄文化的本土社会科学,则整个社会将无从摆脱其学术被殖民的处境,这正是牟宗三主张「开出学统」的重大课题。台湾社会自战后七十年来,家庭关系正面临各种难解的问题,伦理失序的现象层出不穷滋生,更加上这二十年来去中国化浪潮,导致何谓「本土」显得日益失焦。在这个过程里,主张自由主义者固然多转型成政治极端主义者,具有保守主义特质的新儒家后继诸贤,更鲜有人直接回答该如何面对变局,从学术层面提供缜密而精确的回应,使得学统至今面貌模糊,中华文化有关智慧的道统,则因与当前学术思维扞格难入,逐渐在台湾烟消雾散中。我们觉得:「中西会通」已是刻不容缓的重大课题,但解决这个课题的过程里,不能忽视中华文化具有「天人合一」的根本特征,应该兼容中国思想儒释道三教共法来厘清,更不能无视西洋哲学的精华在科学哲学,只有将两者共同对焦来思考,才能提供一条清晰的路径。


因此,由陈复首先特别提出「黄光国难题」来标志着中西会通过程里的难题,这并不是黄光国个人的难题,而是全体华人学术正面临的困境。什么是黄光国难题呢?黄光国个人在这三十年来,面对着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两极激荡,早年参与杨国枢引领的本土心理学运动,却发现实证论(positivism)的角度无法真正对应华人社会各种文化现象,他不断在思索如何发展具有文化主体性的本土社会科学,这些年来,我们有一群学者共同参与反思这些问题,决定展开跨领域整合,并获得该共识:「尽管中国曾经创造丰富的思想,对人类文明的永续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但中国的思想如果要再创辉煌的新一章,重新成为引领人类文明发展的引擎,就需要通过对科学哲学的认识与厘清,创造性展开华人本土社会科学的诠释工作。」该主题面临方法论(methodology)层面的巨大困难:「如何将中华文化本质具有『天人合一』的思想传统,倾注『天人对立』的阶段性思辨过程,从『生命世界』中开辟出具有科学哲学意义的『微观世界』。」

联署者(由左至右):陈复教授、黄光国教授、王智弘教授、夏允中教授 图 | 来源于陈复教授脸书

冀图解决该难题,我们希望开创出认真论辩问题的「学统」,针对观点不针对个人,彼此就事论事讨论学术议题,不再用人情与面子在学术上党同伐异,只有坚持平等对话的精神,才能摆脱华人社会论资排辈谈学问的陋习,实事求是探索真相,真正在华人社会建构出自主的学术系统,体现「君子和而不同」的思源风格。然而,我们并不是专门只讨论本土议题而已,更精确来说,全球化即是本土化,各国社会都应该针对自身社会的问题,从文化心理的角度出发,寻求理论与实践的突破。尤其身在台湾的华人何其有幸,立足在大陆与海洋的交界,既能继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更能迎接开放多元的西洋文化,在这中西文明汇粹的环境里,我们更应该积极回应如何开展「中西会通」的里程碑。但,如何在中西会通的过程不失去主体性呢?我们应当拿儒释道思想共同关注的「自性」(心体)作为本土社会科学的核心内涵,基于自身文化脉络来对应思考,跟世界各国关注社会科学本土化的学者展开沟通与交流,最终发展全球本土社会科学。

 

我们共同觉得:本土化的诠释权,不应该持续被政客把持与垄断,使得其意义变得极其狭隘。「本土」的「本」是指文化传统,「土」是指在地生活,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应该要整合这两者,将外来的社会科学理论与技术,经由在地化的角度修正,使得其适用于人民日常生活,这是西学内植的本土化;更从中华文化出发,经由与西学对话,架构与自身经验相符应的社会科学理论与技术,这是中学外拓的现代化。因此,中华文化的学统既要有中西合璧的容量,从实在论(realism)的角度出发架构「多元哲学典范」(multiple philosophical paradigms),建构「含摄文化的理论」(culture-inclusive theories),来落实于华人社会每一个「人」,更因指向自性这个终极智慧议题,使得新设的学统与本来的道统紧扣相应,如此发展出来的华人本土社会科学,不再只是文史哲这类人文学领域探讨的学问,而是全体社会科学各领域,包括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管理学甚至政治学诸领域在内,都可讨论如何结合理论与实践,来发展具有主体性与应用性的学问。

 

这个学统虽然立基于儒家,却不再固着于本来的思想样貌,而能融会各家思想于一炉,只有该学统获得完成,本来的道统才能获得维系,中华文化的政统究竟该实践如何的民主,才能获得合理讨论的空间与设计,这就是「内圣」与「外王」的整合。我们会特别看重传统儒家思想对解答这些共同问题提供的观念资源,这来自传统儒家思想涵盖面向不仅在文化心理层面,各种人文学术领域与社会科学领域都可藉由传统儒家思想展开其诠释工作,然而,我们希望重新诠释儒家思想,结合传统佛学与道家思想,尤其关注「儒佛会通」的课题,精确理解华人社会人际关系运作的文化心理,并辐射到各种面向的学术领域,裨益中华文化能继佛学东来(由佛教格义化阶段到佛学本土化阶段)后,再度兼容西洋文化来完成自身的理性化历程。我们深信:华人本土社会科学的发展,不只适合于台湾,更能提供大陆学者指引出一条光照学术前景的火炬,因为自性是我们全体华人共拥的精神资产,任谁都不能再「抛弃自家无尽藏,沿门托钵效贫儿」!

黄光国教授、王智弘教授、夏允中教授、张兰石教授、陈复教授五人联合署名发表〈总结五四,再创未来: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 图 | 来源于陈复教授脸书

经由自性开出的学统,更要关注文化层面的复兴与创新工作,高等教育除应该特别重视通识教育的素养,让华人本土社会科学成为通识教育的主心骨,引领大学培养大学生德术兼修,因应人工智能的浪潮大举袭来,大学不再只从技术层面来讨论学用合一,而能跨领域与跨科系,培养大学生成为具博雅知识底蕴的知识分子,不只能怀抱宏观的视野来关注社会的永续发展,更能因具有回归根本的智慧,让大学生获得灵活应用于社会的技能。包括中小学在内的各级学校教育都应该沿着自性的角度打开学生的心灵,关怀「天,人,物,我」四大面向的整合,不再只从国家产业发展需要来办理教育工作,更不应该只从该角度来引领学生思索生命的出路,学生只有完整认识生命四大面向,个人才不会只知道从现实利益层面思考问题。我们更应该着重发展家长教育,让家长意识到自己应该在家庭中引领孩子认识自性,活出智慧的人生,不再只拿纸笔测验的成绩来衡量孩子的价值,彻底尊重并成就孩子长出自身由衷想望的样子。

 

我们呼吁:政府应该正视中华文化不是我们任何个人的负债,而是人类整体文明的重大精神资产,我们百年来面临中西两大系统如何融合的困境,不能再继续闪烁其辞,如果要继往开来,就得重构适合华人生活的新系统,更应该鼓励设立各类公私立书院教育,让书院不只能从事修身养性、深化思想与开启民智的工作,更能作为审议民主的公民教育重镇,从而型塑整体社会的公共文化。并且,我们应该发展适合于华人生活的本土心理咨询,不只疗愈百年来华人在各种苦难饱经受创的身心,更让人重新正视智慧的道统,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恢复自家生命的本来面目,活出自性的伦理关系。我们更期待该学统的确立,使得艺术各领域能接回活水源头,当艺术结合道术,艺术家就会因有自性的领悟,使得其潜能被激发,作品获得原创的开展,更容易让艺术陶冶心灵成为华人生活的共识。奠立在如此清新的高度,「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才能不再只是口号,让华人本土社会科学能承担恢复人文精神的重任,对人类全体文明的开展贡献新猷。

 

中国思想至广大而尽精微,本来不是西洋哲学里「理型论」(idealism)或「物质论」(materialism)能简单归类。百年来,只见人们在诸如「唯心论」或「唯物论」这类「二元对立」的争议中,付出惨痛的代价,虚耗掉国家的总体能量,却长年没有洞见中国思想共同指向的自性。心灵的盲目与失焦,这本是宋明儒学衰落四百余年后存在于华人社会的普遍现象,使得物质主义的思维空前高张,世人沈湎于欲望无可自拔,亟需全体学者共谋解决。有关自性的特征与定义,我们已开始做出回答,并持续藉由论辩的过程来厘清,期待有更多有识者共同参与我们的队伍。值此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日子,我们希望「总结五四,再创未来」,祝愿海峡两岸的华人都能意识到自家的无尽藏,携手合作捐弃前嫌,通过涵养心灵的自性来恢复文化的自信,并藉由建构华人本土社会科学来重新整合道统与学统,让「民主」与「科学」不再具有异质性,而能发展出名实相应的政统,因此,我们共同联署发布「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


〈总结五四,再创未来: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已发表(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图 | 来源于中时电子报


(本文于西元2019年5月2日刊登于《中国时报》言论版)

附录一:华人本土社会科学宣言始末

附录二:纪念五四百年:我们应该反思的事情

联系方式

客服QQ:
客服电话:

如果您还不明白,欢迎关注右侧二维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30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30 Second.